大郎书屋

字:
关灯 护眼
大郎书屋 > 下厨房 > 引诱与沉沦(六)

引诱与沉沦(六)(1/1)

    引诱与沉沦(六)(木马,膀胱倒酒,肛门喂饭)
    宅子的餐厅中,低哑的呻吟声正在清晰地回荡着。餐桌旁是一具木马,高度刚好能够让旭尧脚尖着地,他双手绑在木马马头上,双脚捆在木马马腹上,后穴被木马马背上的巨大按摩棒填的满满的,随着木马的剧烈前后晃动进进出出,带着肛道中的肠肉不住地翻进翻出。
    木马背部是毛皮铺设而成的,阴茎根部、阴囊根部和会阴都在毛皮上不住地磨蹭,瘙痒至极,现在已经是红红的一片。两枚乳头经过这几天的吮吸和揉捏,已经长成了葡萄大小,两枚乳夹将它们夹成薄薄的两片,底部的铃铛随着旭尧的前后晃动叮叮当当的响着。
    从早晨开始,旭尧就被放在了木马上,一直到现在也没有解下来。这一次他的阴茎没有插入尿道塞,从肛门前列腺传来的的快感流遍全身,反反复复的高氵朝令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射精,到现在,已经什幺都射不出来了。
    但肛门里的按摩棒却并没有放过他,依旧持续地在肠道中翻搅着,旭尧嗓子都叫哑了,肛门又红又肿,火辣辣的疼痛不已,突然,按摩棒狠狠一冲,抵住前列腺,释放出了弱电流,“呀啊啊啊啊啊”旭尧大声尖叫起来,上身极力后仰,重力之下按摩棒更加深入,而阴茎口大大张开,金黄的尿液喷薄而出,高高的飞溅到前方,与此同时,肛口中,透明的肠液从按摩棒的缝隙中汩汩流出,沾满了皮毛。
    当几人回到家中时,旭尧已经在木马上待了一整个上午,木马下都是一滩滩的精液、尿液和肠液,旭尧失神的趴在木马上撅起屁股,任由按摩棒勤勤恳恳的操干着,整个肛口都肿起了一指多高,阴茎射无可射,空空的翕张着,让射精成了一种刑罚,而后穴中肠液持续地流个不停,让他的屁股几乎是泡在淫水中。
    几人把他从木马上拖下来,旭尧两腿大张的瘫软在他们怀中,红红的肠肉从肛口中翻了出来,还在滴滴答答地漏着肠液。秦辰忍不住在肠肉上又舔又咬,甚至大口的吮吸着,把旭尧激得不住地哆嗦起来,再度达到了一次高氵朝。
    “好了,该吃饭了。”君昊推了他一下,抱起旭尧往厨房中走去,“你们先把餐桌布置一下,我去装扮宝贝。”
    餐桌上,旭尧四肢大张的躺着,双腿屈起被链条绑在桌腿上,双手更是成一字型扣在头上桌角的铁环上。他的肚腹高高隆起,好像怀胎三月,阴茎上被插入了一朵去了刺的玫瑰花。胸膛上摆满了各式菜色,看上去十分诱人。
    “首先,应该先喝一点酒。”君昊笑着转动餐桌,让旭尧转到自己面前,低头咬住玫瑰花,慢慢抽了出来,随着玫瑰花一点点离开,艳红的酒水缓缓渗出,君昊将杯子接在阴茎下方,道,“宝贝,该给我倒酒。”
    旭尧艰难地呼吸着,膀胱胀痛无比,让他恨不得一下子全都尿出去,但却不行,他放开膀胱口,痛快的尿了出来。红酒缓缓流入杯中,当杯子被装满后,君昊温和的道:“谢谢宝贝,已经够了哦。”
    正舒适的旭尧痛苦地闷哼了一声,缩紧尿道,酒水逆流而回,让他难受极了,转盘再度转动,他一次次的尿出酒液,又一次次的终止,痛爽交集之下,几乎哭了出来。
    终于结束之后,君昊善解人意的为他装上了尿道塞,然后说:“现在,该吃饭了。”
    由于旭尧双腿屈起被绑着,他的屁股正好对准了天花板,屁眼被几个草莓塞得满满的。君昊的嘴唇贴上旭尧的肛口,轻轻咬起一只草莓,吞入口中,其余几人也纷纷吃掉了自己的草莓,露出肛口中的秘密。
    原来,在旭尧的肠道中被塞入了还是热乎乎的蛋炒饭,金黄的饭粒将肠道填的异常充实,滚烫的蛋炒饭令肠道有一种被烫熟的错觉,不断地收缩着。
    一支银勺伸进肛穴,在肠道中左右翻搅了一番,舀了一勺蛋炒饭,紧接着是不同的勺子纷纷进入,在肠道中故意前后抽插,左右翻搅,甚至是伸到最里面摁压戳刺,然后才带着满满一勺蛋炒饭离开。
    旭尧不住地颤抖呻吟着,混合着肠液的蛋炒饭离开让他舒服了不少,但勺子的刻意作弄又让他情欲勃发,被调教的很好的肛穴不住地蠕动开合,希望能够吞入更大更粗的东西来安慰瘙痒的媚肉,却毫无结果。
    “呵呵,来,宝贝,尝尝你自己的味道。”一勺蛋炒饭喂到旭尧口中,蛋炒饭中掺杂了一点酸甜,那是肠液的味道,旭尧脸上泛起一阵潮红,恨恨的瞪了秦辰一眼,喘息着道:“你们够了没快点”
    “快点什幺宝贝。”伟泽坏笑着问,他的手指在肛穴周围打转,时不时轻轻插入,刮蹭着饥渴的肠肉。
    “呼”旭尧吐出一口气,轻撇了他一眼,眯起眼,勾起一个妩媚妖艳的笑容,“快点,我的骚穴好饿,要哥哥的精液来喂饱我。”
    几人的眼中泛起了绿光:“妖精,看我怎幺收拾你。”秦辰咬牙切齿地说着,扑了上去。</br></br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求书或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下厨房 熟人作案by阿司匹林笔趣阁 狼窝(肉监狱) (快穿)吃肉之旅 碧荷 少年阿宾H小说